古代清官的“拒礼诗”

2019年04月08日16:39

巍巍中华,泱泱华夏。在数千年来崇廉尚德的文化滋养下,涌现出的清官廉吏灿若群星,他们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硬脊梁。清官廉吏在青史中得到永生,他们以凛然之风让贪腐者胆怯,让正义者向往,让后继的清廉者影从。其中,最具代表性的是咏诗明志的清官廉吏。他们以诗这种传统的凝练的方式直抒胸臆,将廉洁故事和精神镌刻成一篇篇闪耀的拒礼或拒贿诗篇,使后人无需拨开历史的烟云,拂去岁月的尘埃,就能直接触碰到一颗颗鲜活生动的诗心与廉心。

杜甫:锦鲸卷还客,始觉心和平

诗圣杜甫虽然为官时间甚短,也有过拒礼的故事。有一次,一位姓张的太子舍人送了他一条锦褥,杜甫不欲收受,便写了一首题为《太子张舍人遗织成褥段》的五言古诗,出于礼节,他先用“开缄风涛涌,中有掉尾鲸。逶迤罗水族,琐细不足名”几句赞美了锦褥的华美,接着说出自己不能接受的第一个理由,“领客珍重意,顾我非公卿。留之惧不祥,施之混柴荆”,这条锦褥太过宝贵,与我的身份不符。第二个理由则是“掌握有权柄,衣马自肥轻。李鼎死岐阳,实以骄贵盈”,用眼前的事实,说明奢侈足以杀身啊。最后,杜甫写道:“锦鲸卷还客,始觉心和平。振我粗席尘,愧客茹藜羹”,一介不取方合我意,惟有将礼物还给你,我才觉得心平神安,还是请你在我这里吃点粗茶淡饭吧。在这首诗中,杜甫有礼有节,有提醒有劝化,用层层递进的诗理,表达了自己拒礼自守、安贫乐道的志向。

吴讷:若有赃私并土物,任教沉在碧波间

明代有位监察御史叫吴讷,他素以刚介公正著称,有一次,他巡察贵州,在返京时当地土司想赠送黄金百两,以求吴讷多多美言,锲而不舍追到夔州,吴讷还是坚决拒绝,看到送礼人仍不死心,吴讷大怒,当场在包着黄金的红色封盒上题诗一首,毫不客气地命名为《题贿金》:“萧萧行李向东还,要过前途最险滩。若有赃私并土物,任教沉在碧波间。”我带着轻便行囊要水道而归,前方水急滩险但我无所畏惧,那是因为我心中坦荡荡,如果我有贪赃之物,哪怕是仅携带了土特产,就让我沉在这碧水清波中。这掷地有声的誓言既是自律自警,也是对不良习气的斥责,让送礼者羞愧难当,惶恐退回。

于谦:清风两袖朝天去,免得闾阎话短长

少年即立下“要留清白在人间”的于谦,在地方任巡抚之时,经常需要进京朝见,当时宦官王振专权,对于献纳金银者,有酒食招待,谁若是送的少了,反要受到打压报复,而于谦对此不屑一顾,每次进京奏事总是空手而去。有下属劝他:“你不带金银,带点土特产也好啊。”于谦洒然一笑,抖了抖两袖,“只有清风!”于谦又作《入京》诗一首:“手帕蘑菇与线香,本资民用反为殃。清风两袖朝天去,免得闾阎话短长。”这些土特产本为民生民用,我怎么能像别人一样搜刮进贡,从而给百姓带来灾难呢?我只带着两袖清风入京,绝不会拿百姓的利益去交换仕途,任谁也无法说三道四。于谦通过此诗,展示了不愿同流合污的铮铮风骨。拒礼不仅是拒绝自己受贿,而且还要杜绝自己向他人行贿,让拒贪之风,从自己这里生起。

李汰:义利源头识颇真,真金难换腐儒心

得人者昌,失贤者亡,选官用人是国之大事。明代李汰博学能文,为官清正,朝廷派他前往福建担任乡试主考官。夜深人静之时,有考生带着黄金上门行贿,请求李汰多多照顾,以后必有厚报,李汰不为所动,严词相拒,并作诗一首,次日悬于考场门口:“义利源头识颇真,真金难换腐儒心。莫言暮夜无知者,怕塞乾坤有鬼神。”要认清义与利的真谛,就会懂得如何取舍,我自比为迂腐无用的读书人,那是多少黄金也难收买的,你托词是趁着夜色无人得见,岂不知苍天有眼,神目如电吗?李汰以通透的智慧告诫世人,知畏者才能言有所规,行有所止,方为长远之策。

中国古代清官廉吏的拒礼拒贿诗,都是伴随着一个个高洁的故事诞生的,少了一些精心雕琢,却多了一些真情实感。在面对送礼行贿等有违操守之事时,他们或侧重于戒奢,或侧重于自爱,或侧重于为民,或侧重于敬畏,使自己的诗心与廉心相碰相融,这是在瞬间激荡中实现的人格升华,这些拒礼拒贿诗至今读来余味不尽,给人启迪。

(来源: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2019年3月15日,原文标题《借以诗心润廉心——说说古代清官的“拒礼诗”》,本文有删减,作者:孔伟昭)

来源:党建网微平台公众号

(责编:宋美琪、张莉)

{ad.bottom}